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檀香秋阁 > 第十三章后院起火
    公子帆的眉头渐渐紧锁,一言不发的看着文案上的折子,无从下手。他真的是小看了纳兰玦的野心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了,那就要解决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公子帆叹了口气,一直坐到了天明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,云帆回宫了。”一大早,苏素就来找公子帆,却看到公子帆留下来的一封信和准备好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殊又不是傻子,公子帆收到的消息他这个兵部尚书又怎么会不知道,但是他没想到公子帆居然还会保留自己的想法。苏殊是有些看不懂公子帆了,不由摇摇头。

    公子帆的计划十分详尽,无有不计算得到的,苏殊叹了口气,把这封信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苏素是个急性子,连忙问道:“我们下一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按兵不动。”

    在路上,公子帆等一行人风驰电掣般追逐而去,就听一个随从问道:“阁主,您真的要回宫吗?纳兰公子我们去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公子帆沉声道:“纳兰玦是被人诓进去的,我们要小心行事,有可能我都没办法救他。不过此时一出,朝局就要大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阁主,是不是你多虑了?”

    公子帆看着他说道:“是我多虑了那最好不过,就怕是我没有一个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阁主说的对,兄弟们加把劲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驾!……”

    马蹄踏土,飞尘后生!

    “航儿,你总算是回来了!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,萧毅愈发的猖狂,昨日陛下吐血,今日竟然连床都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公子帆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,墨玉这件事做的可是够逼真的,直接就下绊子了。

    公子帆点点头:“这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,所以天一亮就赶了回来。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晚了,大家先睡吧!我去纳兰家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纳兰玦已经辞官羁押了,这个时候还有人在把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公子帆的眉头一皱,他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了,这些人不是一伙儿的吗?难道要萧誉想要让纳兰玦背黑锅?

    听了王子龙的话,公子帆就不急着走了,因为即使去了也没什么用。随即就说道:“明天一起去上朝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不到,两人就穿上朝服去宫殿外守着。等萧毅来了,公子帆才揭示身份,着实让周围的一圈人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公子帆回来了意味着什么,那就不用说了,只不过他们没想到公子帆回来的竟然如此之快。的确,公子帆并不是一日赶路回来的,事实上,是三天。

    这三天,公子帆已经想通了很多事情,但是王子龙的那句话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,所以他还需要仔细考虑一下具体原因。

    “国舅来得真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公子帆看着萧毅点点头:“我也觉得我来得挺是时候的。”公子帆可不吃他这一套。

    萧毅发现自己这一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一样,对公子帆毫无震慑力,咬着牙就不和他说话了,他知道自己斗不过这家伙。

    公子帆也明白,这是要让萧誉的后院起火,那么下一步计划,多半就是太子之位。保不齐他会用皇上龙体抱恙,应该立太子以绝后患。这些东西他已经见怪不怪了,如果立的是老三,那么他就能坚持到把萧誉折磨死,自己成为摄政王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百官早朝。”

    进入朝堂,公子帆不在前面的亲王、驸马之列,而是到了国舅那一伙人之中。

    萧誉的状态似乎并不好,身体微微颤抖着,好像是热症,嘴唇发白,脸色发黄,宛如大病初愈一样。

    公子帆进来则是一言不发,他现在就想知道萧毅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,毕竟很多时候,静观其变、以静制动才是上册。

    像这种事情,开弓就没有回头箭,箭在弦上、不得不发,就是自己一直在朝堂上等,也能等到他有所动作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滚!”就在公子帆有些出神的时候,在龙椅上的萧誉突然雷霆般震怒,一个折子就朝着自己这边飞过来。

    公子帆下意识接住,没有让下意识作祟再扔回去。突然他就明白了,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朝堂之上。

    其他人多多少少有些惊讶,但是见公子帆离开后萧誉不说什么了,就认为他们之间有所嫌隙,而且是让公子帆弃之于外。

    这是人之常情,萧毅在公子帆身上受到的压力有些释怀,却也不得不防二人演双簧。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就不好玩了。萧毅当然不是傻子,最起码的这点觉悟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公子帆出来,就到了御书房,留下折子就走了。不过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王琳收了墨玉为义女,如果公子帆是苏航的身份秘密曝光,那么墨玉就是公子帆的义妹。而萧誉所娶的,都是公子帆的义妹而已!

    萧誉对檀香阁弟子一直不错,主要还是因为云婉儿的关系,更何况,檀香阁轻易不会像其他的宗门一样杀人不眨眼。

    “航儿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声称呼,让公子帆不由得打了个激灵,转身一看,居然是皇太后,也就是赤璇的皇后。至于为什么册封的母典是她,公子帆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公子帆笑了笑,微微点头示意:“皇太后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去我那里坐坐吧!”

    公子帆点点头:“那就麻烦太后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的男丁是不可能进入后宫的,但是公子帆是个例外,而皇太后也并不在皇宫里住,而是和静太后一起移驾行宫了。这就是因为要搬运些东西,才在宫里遇上的。。

    行宫所在,离赤璇赏给苏航的宅子离得并不远,只是因为偏僻,公子帆也没尝试过看看那边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航儿,如今的局势你已经知道了,但是有些时候,需要做的仍然要一批信得过的人才行。更何况,一些什么事把后宫里的嫔妃牵扯进来并不是好事,更何况还是皇后。所以,哀家也是做了半辈子皇室的掌舵人,清楚里面的门道。”